看看这些文人墨客的书札有多美!犹足珍贵!

2018-02-20 18:32:00 环球金融网

尺牍文献具有史料、学术、辞章、书法等多方面的价值,零散易失,片纸只字,犹足珍贵。旧式书札类多行草,文字难识,又事涉琐细,非谙情实,不易连贯,欲充分准确利用此类文献,整理本必不可少,但也需与原件对读,方敢尽信,这是整理书札文献亟须公布原件的主要原因。

国家图书馆近期公布了馆藏1200多通王国维及其90余位友朋的书札,亦多未经公布者,结集为《国家图书馆藏王国维往还书信集》,由中华书局出版,全部彩色影印,最大程度地呈现了这批珍贵文献的原貌。今整理撷取缪荃孙、柯劭忞、沈曾植、陈衍、章梫、吴昌绶、张尔田、陈叔通、容庚九人的九通首次刊布之札,以作分享。

缪荃孙与王国维书

▲ 缪荃孙信札两页

信札原文:

静安仁兄大人阁下:

前奉手书,并读太后挽辞,佩服之至。用典切实,用笔高华,与虞山吊瞿稼轩百均媲美矣。暇日读经,必有撰著。前日与菊生撰词曲源流考(新名忘却,五字杜撰),想已交卷,未知已印行否?弟亦借秋枚《古学》催赶笔记,顺治、康熙两朝粗了,将来尚要补缀,易名另行,非持板不能持久也。弟今年为刘、张二君刻丛书,盛杏公又约撰编书目,刻无暇晷。樊山、子培邀入诗社,每月一二次,友朋之乐极欢。其奈枯肠搜索,不成樵唱。社中诗以子培、吴絅斋为最,馀皆与弟等耳。樊山挽词太艳,子培佳。弟以为亡国遗恨,与太平时不同,读大作,方觉与鄙意吻合。草稿呈教,才短可怜。《古学》四期已出,日本尚有人看否?我辈苦心,日本人或知之,新党便不知也。此复,敬请

著安百益。

弟缪荃孙顿首

廿四日

柯劭忞与王国维书

▲ 柯劭忞信札两页

信札原文:

静庵仁兄大人左右:

献岁发春,惟增履万福为颂。承示钟鼎文字不能强识,名言至论,自阮太傅以下皆当倾首,不仅为初学箴砭也。敝著《新元史》凡二百五十七卷,现排印将讫,俟装订毕,当寄呈教正。时事日棘,祸难相仍,弟浮沉人海,等燕雀之巢幕,聊藉丹铅以为排遣,不敢言撰述也。小儿昌沂近作《曹真碑跋》一首,命别纸录呈,敬祈改定。肃此,即请

著安不一。

愚弟柯劭忞顿首

沈曾植与王国维书

▲ 沈曾植信札两页

信札原文:

清词拜读,公真重光再世,千年来无此作矣。(向来总觉饮水未是。)止此已足独步一代,不必再多,亦不能再多。卷尾识语,尤爲悽绝。幼时授诗,至此数章,辄觉窗前风悲日惨,吾侪沦铺有前定耶?尊恙未痊,殊爲系念。报载四方,弟服第一方而愈,似避风,稍服凉散轻剂爲宜。去年岁杪,检得旧词二十馀首,录出呈教,不知有可存者否?与公有仙凡之隔,然惟真仙或能度凡人耳。此请

静庵先生晚安

植顿首

陈衍与王国维书

▲ 陈衍信札两页

信札原文:

静庵先生左右:

久阔不相闻,辄用笃念。比稔清华学校将开大学,并设研究院,先立国学一科,已聘执事与任公诸君为讲师。当此人不说学,即说学亦指导无人、进修无路之际,如绝壁之得天梯,汪洋之遇巨筏矣。衍十数年来一切谢绝,独蠠没各大学教授者数年,自顾生无益于人,惟稍扶书种于绝续交,犹劣能之。然千俊万杰,稀若晨星,有志者一知半解,末由深造,心私悼焉。厦门大学国文系学生百十人,可蕲成就者,廑得二人,曰叶俊生,曰游骞。游生籍贵州,郑子尹同邑人,究心周秦诸子学,治诗古文词,有《释墨》一文,寿鄙人四诗,曾刊报上。叶生福建侯官人,诗文祈向皇甫持正、孙可之,亦能为文从字顺者,有自序文二,寿鄙人文一,已有刷印。潜心考据之学,所著有《闽方言考》,已出版;《续考》《文字学名词诠释》,有油印本,尚当修补;文字学、音均学口义,《版本学考》,印未毕。以本大学三年级高材生,拔充国文系助教,儋任国文法学、文字学、形义、音均各门功课。衍老矣,喜其勤奋,然其孤寒犇走,不能常共几席,极欲其肄业研究院,受诸大师陶成。惟须乞清华校长特别待遇,准予免试入院,而特别免试,非由九鼎之言则不可得。所以求免试者,一则考试者一日之短长,李程、杜牧非关节且不得第,罗江东金榜无名,东坡尚失李方叔;二则叶生寒士,方充助教,脱考不入选,何颜返校再作都讲。往者北京国立大学将设分科,衍充教授,奏记张文襄,请经科、文科学生由各直省大吏保送举贡诸生之尤者,从之,厥后得学位者,经学、小学若陈汉章、刘复礼、黄式渔、徐道政;古文词若复礼、姚梓芳;史地若丁作霖等,特出者尤多,至今皆蔚为大师,主各地讲席,亦足征学生之不尽由考试矣。先生宏奖有素,伏望齿牙馀惠,将叶生、游生荐诸校长,乞特别待遇,准其免试入院研究,幸甚。如两名嫌多,则叶俊生一名尤要,游生未充助教,且已转学上海,尚可就近赴考。倘得俯如所请,盼复福州南三官堂敝寓。其详细履历,当由厦校公函保送。专布,即颂

著祉

弟陈衍顿首

章梫与王国维书

▲ 章梫信札

信札原文:

静安先生台鉴:

大喜,欣慰之至,敬贺敬贺。敝同年金息侯前次信来,称台从北上,渠处可以下榻,因公回海宁,未及转达。顷又得其十五日信,称王、杨二君均久无北上之信,内廷诸公颇为盼望,属转致意等语,敬以奉闻。祗请

喜安

弟梫顿首

十八日

吴昌绶与王国维书

▲ 吴昌绶信札

信札原文:

外《定盦年谱》稿样,亦求两公赐阅一过,其陋可哂,其诚可矜,祗为邦贤存一二故事,无学派意见于其间也。编定《龚集》二十四卷,(另日呈阅。其未定者,一有所待,因尚有未见之文,一限于力也。)亦即此意。封面之后尚有杏孙书札一通,弟又附数语,日内当刻成,请三五日内鉴定付还,以便刷印。急欲告蒇,以竢同人订补。有大谬处请指示,至感至感!

张尔田与王国维书

▲ 张尔田信札两页

信札原文:

静葊先生左右:

前谭殊快。鄙著《玉溪年谱会笺》,刊刻将次断手,弁首鸿文,拟得君加墨数行,以志纪念。序中但述我辈交谊及十年来踪迹,惟有一意甚佳,似可畅发。弟之学有宗主而无不同,生平极服膺康成家法,而诗谱、诗笺皆郑氏所创。此书其于谱也,经纬时事即用诗谱之例;其于笺也,探索隐赜即用诗笺之例,似可即以此义引端。至两浙学派,亦可略叙。浙东自梨洲、季野、谢山以迄实斋,多长于史;浙西自亭林、定宇以迄旁出之东原、若膺,多长于经。浙东博通,其失也疏;浙西专精,其失也固。弟初从若膺、怀祖入手,后始折入季野、实斋,故虽尚考据而喜参名理,有浙东之博通而不至于疏,有浙西之精专而不流于固,此实弟一生为学之大旨,于序中能插叙数句,尤善。此外则君对于学问之见,及与弟相同之点,皆可一为发挥。至关于玉溪,略为映带可耳,以益葊诸序已详言之也。近见君文兴殊酣,故敢以为请。如须阅原书,容当将红样呈览,但所出未全耳。手肃,敬颂

著祺,不一一

弟制尔田顿首

陈叔通与王国维、罗振玉书

▲ 陈叔通信札两页

信札原文:

手示敬悉,乃承奖勖,愧对愧对!样本已见排,比时尚多错误,预约竟达五百以上,可免受商务之责言矣。散盘阮文达曾仿制一器,洪杨之乱,吴平斋曾于扬州见之,以其笨重,难于搬移,故未购,见平斋散盘跋中。长沙所见,或即此器,决非原物也。先生以为何如?

静安先生阁下

敬拜手

十二日

培老家事,言人人殊,能由慈护禀承母训,一力主持,可变为现款皆变之,遗著则为之辑刊,回嘉兴原屋,一切收缩,当可有办法。凡劝慈(下缺)

容庚与王国维书

▲ 容庚信札

信札原文:

最后,记得关注:环球金融网(www.caijingtt.com),更多专业报道!

分享到:

为您推荐

栏目热点